第四章 小酒館(1 / 2)

加入書籤

「您言重了!咱們這一片兒還不都是靠您照應。小二,給侯科長把洋爐子邊上那張桌子擦乾淨點兒!後廚,雜糧素麵一碗。」

能在這世道支撐起一家小飯館,這個老板還是非常有一套的!說話辦事兒那是一個滴水不漏。

麵做的不錯,除了彈性差點兒!剔骨肉燉的軟爛,不見一丁點兒骨渣子,辣椒炸的紅亮脆香。

侯天淶吃的滿頭大汗,很是舒坦……。

「你家廚子不錯!這「素麵」做的好!辣椒都炸出肉味兒了!」

「侯爺您捧了!這是幾個鄉下親戚送來的紅薯,後廚烤了!您帶回去嘗嘗,「可甜了」……。」

侯天淶接過食盒,一個銀元便不著痕跡的送到了老板手裡!

「回見!」

「侯爺您慢走,閒了常來照顧小店生意……。」

出了李記飯館,看看天色又低頭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,見時間尚早,便不打算這會兒就回家,侯天淶在一個沒人的拐角,手上一閃,把食盒收進隨身空間。

然後輕手利腳的向前門小酒館走去,打算喝上二兩二鍋頭再回家睡覺。

「老賀,來二兩二鍋頭。」

「好嘞!永強,趕緊給侯科長打酒。」

「叮!宿主遇見劇集配角賀老頭與賀永強,獲得正宗牛欄山二鍋頭20噸。」

侯天淶心中就是一喜,這倆小配角還挺給力。這可都是糧食酒……。

「Duang!」

一個二兩裝的小酒壺,被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子直接墩在桌上。弄出不小的動靜……。

「混小子,不知道輕著點兒!老主顧都讓你個兔崽子得罪乾淨了!侯科長您別和他一般見識,今兒這酒算我給您賠不是了!」

侯天淶有心發作,可被賀老頭的話擠兌住,也不好揪著不放。

當然他兩輩子都不是好脾性的人,張嘴就刺激賀老頭道:

「永強今年也有十歲出頭了吧?這樣下去可不行!你們「勤行」就是伺候人的活計,你得好好教育,要不然以後怎麼支撐你這小酒館?」

「您說的是,為了這小崽子,我是操碎了心。現在眼看著是個不成材的,我是真沒轍了!等過幾年給他找個厲害媳婦兒……。」

侯天淶和賀老頭說話間何永強已經跑回了裡間兒!

「今兒這小子是怎麼了?誰惹他了?」

「嗨!誰知道呢!一天天的,想一出是一出,沒個省心的時候……。」

「今兒我那「隔海」的兄弟沒來呀?」

(同父異母的兄弟,叫隔海兄弟。同母異父的兄弟,叫隔山兄弟)

從記憶裡得知,自已原身那個死鬼老爹可是個風流鬼。好像甩籽的蛤蟆,據他知道的,就有附近的這個走街串巷說書拉洋片的「片爺」,和東直門那片一個做小買賣的閻書齋都是他兄弟。

死鬼老侯倒也是個有擔當的爺們兒,外邊兒的孩子都是有交代的!

「片爺」家裡所謂的祖宅就是老侯家的!閆書齋家的小買賣也是老侯給開的!

老侯這一輩子講究及時行樂,吃喝嫖賭抽的,樣樣不落。搞壞了身體,敗壞了萬貫家產,還順手氣死了原身的娘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離婚後,前夫他又跪求我復婚 我隻想摸魚,怎麼成文娛教父了? 蒼穹之上之身世之謎 姑蘇林黛玉 死對頭重生後總是粘著我 不小心無敵了 惠飛龍的新書 詭異降臨,我能無限抽取神明技能 我奶奶這一生 我在秦朝當劍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