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詐詐詐屍了(1 / 2)

加入書籤

「公子,你就這麼走了,我可怎麼活啊?」

林逸在朦朧之中,聽到少女悲戚的哭聲。

鼻腔中全是焚燒紙張的味道,還有點好聞。

「什麼情況?」

他心中不解,緩緩睜開眼睛。

卻見自已正躺在床上,身上蓋著草席,屋裡係著白色布幔。

他轉過頭,又見正堂之上,一個身姿苗條的少女,正背對著他跪著。

曲線誘人,頗為養眼。

她一邊往火盆裡扔著紙錢,一邊不住地啜泣。

而她的側對麵卻蹲著一個肥胖猥瑣的男子,身上裹著黑皮圍裙,上麵全是油花。

「萱草,你家公子死了,你無依無靠的。」

「以後就給我做小妾吧,總比流落街頭的好。」

「嘿嘿嘿。」

男人說罷便色眯眯地看著少女,似乎想把少女生吞活剝了。

萱草擦了擦眼淚,冷言道:「多謝美意,可我還要給公子守陵三年。」

「三年之後再說吧。」

那胖子臉上的笑意瞬間消失,一臉鄙夷。

「就他那個窮酸秀才,你跟著他一天好日子都沒過。」

「如今他死了,你把他發送走就不錯了。」

「還給他守陵?」

什麼守陵,什麼公子?林逸心中不禁疑惑。

突然,腦子一陣抽疼,一股陌生的記憶湧入腦中。

疼痛很快消失,林逸也知道了自已的處境。

他,穿越了。

他原本是某軍工研究所的研究員,在測試狙擊榴彈發射器的時候,發生了炸膛。

爆炸引得其他榴彈殉爆,當場就把林逸送走了。

乾淨利落。

等他醒過來,就穿越到了這方天地。

一個修仙世界。

而他的名字仍然是林逸,是個十八歲的窮酸秀才。

無父無母,隻有一個小丫鬟,喚作萱草。

昨日風大,吹走了房頂的茅草。

他不顧萱草的勸阻,執意要上屋頂修補。

結果突然一陣強風。

他腳下不穩,摔了下來。

腦袋朝下,當場沒了呼吸。

「萱草,你也不想想。」

「整條街上,誰有我老朱過得好?」

「隻要你嫁給我,就是我老朱肉鋪的第二老板娘。」

「每天吃香的喝辣的,啥好日子都有啊。」

林逸已經消化完了記憶,幽幽說道:「萱草給你做小妾,那我怎麼辦?」

「嗯?」

朱剛猛然抬頭,發現原本死去的林逸正盯著自已,蒼白的臉上帶著陰森的笑意。

他全身的汗毛瞬間豎起,一股冷流直沖腦頂。

「啊!」

「詐詐詐屍了!」

朱剛被嚇得一個趔趄,連爬帶滾地跑了出去。

萱草也被嚇得癱倒在地,一臉懼怕地看著床上的林逸。

我家公子詐屍了?

「不用怕,我沒死。」

林逸安慰道。

隨後便起身穿上鞋子,站起來伸了個懶月要。

扌莫了扌莫脖子,還有點疼。

既來之,則安之。

既然已經穿越到了這方天地,好好活出個樣子就是。

他走到萱草旁邊,向她伸出了手。

「公子,你,你沒死?」

萱草稚嫩白皙的臉上還掛著淚水,一臉不可思議地看著林逸。

「你看我像死了的樣子嗎?」

萱草試著觸碰了下林逸的手掌,是熱的。

公子沒死!

她立刻抓住林逸的手,站起身來,猛地撲進了林逸的懷抱。

竟然痛哭起來。

她還以為,從此以後真的就剩自已一個人了。

公子還活著!

公子還活著!

林逸感受著月匈前的柔軟,胳膊輕輕環住萱草婀娜的身姿。

雙手不聽使喚地在曲線上輕輕滑動著。

原來女孩子抱起來是這種感覺,美滴很麼。

林逸心中一陣愜意。

萱草卻反應了過來,連忙從林逸懷中逃了出來,捏著手指站在一旁。

清秀甜美的臉上已經染上了兩朵紅雲,更顯嬌美無比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冬雪正好 黑白天階 蓄謀閃婚,陸總太欲太會撩 名柯:異想體殺人 逗比猴公公被讀心後馬甲連脫帶跑 沉淵之無證推理 夢獸傳 東京喰種:我是金木研的姐姐 輪回五世,傲嬌龍崽冷臉照顧鳳崽 四合院:懲惡揚善請你喝臘八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