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乾嘛哎呦(1 / 2)

加入書籤

邦、邦邦,邦、邦邦。

巡遊的更夫,敲著有節奏的梆子。

聲音傳入高腳吊樓,方執睜開乾澀的眼皮,心中暗道:「是五更天了。」

昨夜躺在床上思索了很久,計劃安排了一大堆,算起來隻睡了一個時辰多丁點。

這個身體還沒有開始修行,精力並不旺盛,因此一陣陣的疲累困乏之意,仍舊籠罩著身心。

不過五百多年的經歷,早就打造了方執鋼鐵般深沉的毅誌。這點嗜睡之意,根本就算不了什麼。

當即便推開身上的薄絲被褥,乾淨利落地起了身。

推開窗戶,春雨已經停了。

混合著泥土、樹木和野花的香味的清新濕氣,頓時撲麵而來。方源頓感頭腦一清,昏沉的睡意被驅除了乾淨。

此時太陽還未升起,天空藍的深沉,似暗似亮。

放眼望去,用綠竹和樹木搭建的高腳吊樓,和群山相襯著,一片幽靜蒼綠之色。

高腳吊樓至少有兩層,是山民居住屋的特有結構。因為山上崎嶇不平,因此一樓是巨大的木樁,二樓才是人的居所。

方執和弟弟方正是住在二樓。

「方執少爺,您醒了。」就在此刻,樓下傳來一個少女的聲音。

方執低頭一看,是自已的貼身丫鬟沈翠。

她姿容隻能算上中等,但打扮得好,穿著一身綠衫,長袖長褲,腳下是繡花鞋,黑發上還有一個珍珠簪子,全身上下都散發出青春的活力。

她歡喜地望了一眼方源,端著一盆水,蹬蹬蹬的就上了樓。

水是調好的溫水,用來洗臉。漱口則用柳條沾著雪鹽,能淨齒白牙。

沈翠溫柔的伺候著,臉上帶著笑顏,眉目含春。而後又為方源穿衣結扣,或者後背。

方執麵無表情,心如止水。

這個丫鬟不僅是舅父舅母的眼線,而且愛慕虛榮,性情薄涼。上一世曾被其蒙蔽,到了開竅大典之後,自已地位一落千丈,她頓時就翻了臉,沒少給過自已白眼。

方正來的時候,正看到沈翠為方源撫平月匈口衣衫上的褶皺,眼中不由地閃過一絲羨慕嫉妒的光。

這些年跟著哥哥一起生活,受方執的照顧,他也有個奴仆伺候著。不過卻不是沈翠這樣的年輕丫鬟,而是個體型肥腫的老媽子。

「若是哪天,沈翠能伺候我這樣,該是什麼滋味?」方正心中有些想,又有些不敢想。

舅母舅父偏愛方執,這是府上眾所周知的事情。

本來他都沒有奴仆伺候,還是方執主動為方正要求來的。

雖說有著主仆的身份區別,但是平日裡方正也不敢小瞧這個沈翠。皆因沈翠的母親,就是舅母身邊的沈嬤嬤,也是整個府裡的管家,深受舅母之信任,有著不小的權柄。

「好了,不用收拾了。」方執不耐地拂開沈翠的柔軟小手,衣衫早就平整,沈翠更多的是在引誘。

對她來講,自已前途光明,甲等資質的可能性極大,若是能成為方源的側室,就能從奴轉為主,可謂一步登天。

上一世方源被蒙蔽過,甚至喜歡上這個婢女。重生之後卻是洞若觀火,心冷似霜。

「你退下罷。」方執看也不看沈翠,整理著自已的袖口。

沈翠微微撅嘴,為方執今日的不解風情感到有些奇怪和委屈。想要說什麼撒嬌的話,但是被方執若有若無的莫名氣質震懾著,張口幾次,最終說了聲「是」,乖乖地退下。

「你準備好了?」方源看向方正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我在充滿蟬鳴的盛夏喜歡上你 重生的我不在低調 當灰姑娘遇到白雪公主 廚神下山,用楚王鼎煮牛肉湯 兄弟,進萬魂幡嗎?可得長生呦 砸死大佬的神獸,我把大佬契約了 壞運氣 霸總胡瑞愛上我 岑瑤 規則怪談:請分清夢境與現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