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章 我把大佬契約了(1 / 2)

加入書籤

不行……

不能就這樣死去!

江染突然想起,剛才天眼看到的那個靈體,似乎瀕臨破碎的樣子,頓時眼前一亮。

江染破碎的指甲狠狠劃自已的手腕上,口中艱難地默念著什麼。

血線如蛇一般,纏繞上了男人的手腕,消失無形。

「這是什麼?!」

男人大驚,想要直接捏死麵前詭異的女人,隻見少女額間花鈿一閃,他的手不受自已控製地鬆開。

少女的身體軟軟倒在了地上,大口喘息,平復著同時來自身體和靈魂的痛楚。

差點就真見閻王去了。

她在情急之下,她使用了魂契,強行撕開了自已的一魄,強行塞了男人的魂體,同時,契約成功。

男人看著眼前嬌小的少女,眼神微閃。

總覺得有哪裡不對……

江染卻是揚起笑臉,眼底閃過一絲狡黠:「我雖與你契約了,但你別擔心,我絕不會操控你的。」

「該死的女人!竟敢對本尊使用血契法!」

反應過來的帝尊暴躁異常,他就說怎麼感覺哪裡不對勁!

換個說法,現在自已變成了這個女人的契約獸!

「給本尊解開它!」

男人氣急,俊臉上的青筋跳動,似乎下一瞬就要暴起殺了江染。

「暫時解不了。這可不是一般的血契,它是以我一魄為引的魂契。」江染補充道:「生死契的一種。」

江染的表情很是認真,看著麵前這張令人垂涎的俊臉,她也不舍得這樣的絕色魂體碎裂,變成癡兒。

「現在,你中有我,我用一魄暫且穩住了你的魂體,若是我死了,你就真離魂體破碎,成為傻子不遠了……」

「……如何能解?」男人壓製著憤怒,雖然不明白她說的『魂體破碎』是什麼意思,但他能隱隱感到,與這女子似乎真的有著一絲牽連。

「隻要我達到……至少元嬰境以上,便能取回我的一魄,魂契自然可解了。」

這個世界的等級與前世有些許不同,雖都是利用靈氣修煉,但這個世界是按照練氣到化神的等級劃分,江染心中略微換算了一下,若是要達到能夠解除魂契的等級,大概就是到這個世界所謂的元嬰期吧……

「……」

男人的眸光深邃,「就你這雜靈根的資質,想達到元嬰境豈不是癡人說夢?」

江染搖了搖頭:「我並不是天生不能修煉,而是被人下了毒,將我的所有經脈全部阻塞了。」

江染剛從原主的身上蘇醒時就注意到了,這具身體內的所有經脈全部阻塞,靈氣根本無法順暢流通。

結合原主六歲時,初涉修煉,僅僅半年就已經達到練氣階段,後麵的十幾年卻紋絲不動,想必,從那時起,就已經有人開始給自已下毒了吧……

哼,不論是誰乾的,自已必定一一討回。

男人的眼神深邃,似乎在確認少女話中的真假。

「你的體內帶著我的一魄,它會暫且穩固你的魂體。」

江染揚起大大的笑臉,一副等著誇獎的模樣。

「而且,我可以治好你的暗傷!」

江染的一句話出口,男人的瞳孔一縮。

自已身上有暗傷,連自已最親近的兩個屬下都不知道,她是如何知道的?

「跟我回去。」男人不容拒絕道。

江染果斷搖了搖頭,「不行。我要回家。」

「還由不得你拒絕。」男人沉著臉,瞥了一眼一旁全程呆愣的兩人,「還不將她抓起來。」

兩個黑衣人頓時一凜,收起了目瞪口呆的模樣,走上前來就要抓起江染。

「我不!」

江染才不想這樣被抓住,連忙一步跨出,繞到了男人的身後,一雙纖細的小手,緊緊地抓住了男人的月要側的衣服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壞運氣 霸總胡瑞愛上我 岑瑤 規則怪談:請分清夢境與現實 神魔遊戲:從植物大戰僵屍開始 劍道升仙 從沙漠皇帝開始的穿越 一個宮女的涅槃之路 三十一歲的禮物 修仙真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