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15章 新城新事(1 / 2)

加入書籤

「爹,你們終於來了。」

新城,一家客棧的後院。鏢隊進來,正在解套馬匹。一位身材魁梧的小夥子,背著單刀,小跑了進來。站在鏢頭麵前,滿臉歡喜。

鏢頭伸手,捏了捏小夥子的臉,笑道,「不在家裡好好待著,跑到這兒,乾什麼?」

「這趟鏢,為什麼不讓我跟著?對我的本領不看好嗎?」小夥子埋怨道。

「少鏢頭,這鏢一交接。鏢局接下來的十年,可以過的輕鬆一些。」一位鏢師,拍了拍車上的木箱,高興的說著。

「回到帝都,殺豬宰羊。」

「好——」

鏢頭的宣布,讓眾鏢師非常振奮。回頭,鏢頭向小夥子說道,「你立刻回家,準備好豬羊。」

一切,沉浸在快樂的氣氛裡。忽然,鏢頭臉色大變,猛然扭頭,目光如閃電,盯著院門口。

「嗬嗬。都在?那就好。」

一位生的美艷女子,從院外一步一扭地走了進來。

鏢頭見了,急忙陪上笑臉,迎了上去,施禮問道,「這位仙子,有何賜教?」

「本仙子追逐個小賤人。你們,與她,什麼關係?」女子正是蘭音書院的蘭心月。說話隨意,完全不將鏢隊眾人放在眼裡。讓少鏢頭不由的生氣。

「哦!」鏢頭馬上會意,城外那位禦劍飛行,打聽消息的美女。笑道,「回稟仙子,那位仙子——」

「賤人。」

聽到蘭心月憤怒的打斷話。鏢頭慌忙改了口,「那位賤人——」

「大膽,說誰是賤人?」

蘭心月無理鬧事的作風,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。

「玄月帝國帝都振遠鏢局,從來沒怕過誰。」少鏢頭拔出刀來,跳上前,大聲報上名號。

「嗬嗬,好嚇人。」蘭心月嬌笑一聲,挖苦道。

鏢頭一見,急忙上前,用身軀擋住兒子。施禮賠罪道,「不敢,不敢。」心道:若是尋常仙子,兒子這樣報上名號,對方多少給幾分薄麵。除非,對方是故意來尋仇。可是,他聽出對方,隻是尋不到城外偶遇的那位女子,遷怒自己。

「不敢,也是做下來了。那就自刎謝罪吧?」

蘭心月說的平淡,語氣中沒有半分回旋的餘地。

「榮軒,快走。」

鏢頭回身一掌推開兒子,另一隻手中多了枝繩鏢來,直取蘭心月。所有動作一氣嗬成,沒有半分多餘,讓人佩服其本領高強。

「螻蟻,還敢撼大樹。嗬嗬。」蘭心月邊說邊隨手一揮。其中暗含著無窮的勁力,排山倒海之勢,向眾鏢師們掃去。

誰能知曉,那股勁力卻是威勢極大,秒化微風。讓眾鏢師們驚出一汗來,更顯得莫名其妙。反到讓蘭心月心驚不已。連連揮手,發出攻勢。結果,如前。

「何方道友?可敢現身一見?」蘭心月怒問道。

「妖女,你當玄月帝國無人?可知這趟鏢——」

「住嘴。小畜生。」

「爹,我振遠鏢局,怕過誰?」

「啪。」

少鏢頭與鏢頭兩人相爭,情急之下,鏢頭隻得一耳光,壓製兒子的囂張氣焰。

「哼。振遠鏢局,記下了。」蘭心月見無人出頭,再無輕鬆樣子。一臉恨恨的沖著鏢局眾人說完,扭頭便走。

「仙——」鏢頭欲追,被兒子擋住去路。

「爹,我們背後有靠山,怕她作什麼?何況,還是無理取鬧的。」

「住嘴。你——」鏢頭失魂落魄,指著兒子的手,顫抖著。

「爹。」少鏢頭上前去扶,被鏢頭一把抓住。

「榮軒,快,快回家。將所有人遣散,各自逃命去吧!」

「爹,不至於吧!」

「快。遲了,誰也走不掉。」鏢頭說著,不再聽兒子的爭辯。強推著兒子,出了院門。

「鏢頭。這鏢,還送了嗎?」明事理的鏢師,上前問道。

……

瞬間,鏢師們的話,鏢頭半句也沒聽進去,頭腦嗡嗡作響。忽然,鏢頭想到什麼來。

「大家不要忙了。」

引得眾人注意後,鏢頭深深向眾人施了一禮,滿臉愧疚道,「犬子無知,惹下滔天大禍。」

「少鏢頭自小與世家子弟相處,不知仙人狠毒。」

「不必再衛護他。」鏢頭製止眾人為兒子的開脫,說道,「生死存亡之際,還要有勞諸位兄弟。」

「鏢頭,有話就講。」

「對。」

「還記得,城外,那三位少年嗎?」鏢頭一語驚醒了夢中人。也有擔心者。

「鏢頭,素昧平生——」

「什麼光景了?死馬當活馬醫。鏢頭,我們這就去尋他們。」

「走。」

不一會兒,後院丟下貴重的鏢車等物,無人搭理。人,走的乾乾淨淨。

「主人,他們遇上事,來尋你做什麼?」

客棧上,正對著後院的客房裡,傳來少年的質問聲。

「黃大哥,這個忙,幫是不幫?」

「看機緣吧!」

「啊!」

「你們兩個,哪裡去?」

「主人,我與蕭小子出去補充下物資。」

「嗨。明知道,都在找我們。還出去?」

「黃大哥,城這麼大,他們能尋到我們嗎?」

「那得靠機緣。」

以奇人之道,還治奇人之身。

「吱——」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女生相关阅读: 諸天:不科學馴獸師 大小姐的極品醫神 全民轉職:開局覺醒蒼穹主宰 嬌嬌醫妃一聲嘆,病弱太子殺瘋了 七零俏軍嫂,賺錢撩漢養崽崽 太太,席總又來求復合了 從小郎中到修仙大佬 絕天龍帝 紙上詭神 我在鎖龍井內有分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