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章 五公主殿下(1 / 2)

加入書籤

任府。

「這就是你說的獎勵?」任自白在腦海裡問。

「是的宿主,您成為五公主的伴讀就有機會接近其他皇子,對於成為未來太子妃有極大幫助。」係統的聲音依舊不帶一絲情緒。

「可你不是說是一個月後?這才過去了半個多月。」

這次係統明顯停頓了一下「是我的失誤,估算錯了劇情的發展進度。」

任自白現在也不想跟他糾結他是知道劇情還是不知道了,距離她進宮的日子隻剩不到一個月了,她得和家裡好好告個別。

家裡一眾弟妹,除了任父任母平時就最聽她這個長姐的話了,她一走,任父是外院的人,任母雖不會偏心,可人的眼睛是有限的,總有照看不到的地方。

若因為一時不察忽視了誰,讓他覺得自已不受重視走了歪路可就不好了。

半個月後——

「母親,女兒七日後就要進宮了……」任自白在任母房中,行了一禮。

任母嘆了口氣,有些不舍,可到底是皇家旨意「你才九歲,就要去皇宮孤身一人走一趟,還是去四年,隻有逢年過節或者特殊時候才能回來,你還這麼小……」

「母親不必擔心,自白定多加謹慎。」任自白明白任母的擔心。

「那兒的高牆,我是見過的,你獨自一人,我怎能不擔心。」任母說著又嘆了口氣。

皇宮,自古都是個吃人的地方。

紅磚高牆,出不去的綠瓦,隻能看的藍天,伴君如伴虎的帝王,為了保全自身必須爭寵的後宮。

哪一個也不是現在的任自白可以完全對付的。

若是在無意中被誰當了槍使,她又是任家嫡長女。

任母都可以想到任自白進宮伴讀後有皇子的妃嬪來找她的情形了。

想到這,不由得又嘆了口氣。

任自白垂眼想了想「母親,您不必擔心,紅牆綠瓦,遮得住紫禁城的人,攔得住心不在此身在此的可憐人,卻擋不住飛得更高的雛鷹,牆就在那,又不會變高,更何況,女兒是任家的女兒。」

這一番話說的漂亮。

任母不禁愣了愣,隨後眼裡有了點笑意。

起先她還在擔心,現在看來,她的擔心完全都是多餘了。

能在這個年紀說出這番話的,想來是有自已的分寸。

看著任母打消了顧慮,任自白放了放心,隨後又開口道「母親,我這邊您全然放心就是,隻是我進宮之後,弟妹們您要多加關心了。」

任母大概能聽出來任自白話裡有話,但聽不出具體緣由。

「你是說?」

「二妹性子活潑調皮,雖有時任性胡鬧了些,但卻本性純良,三弟是個沉默寡言的,若不是二妹平時都帶著他,就三弟那個性子,叫旁的人看去了,還以為他是個不受寵的庶子呢……」

任母點了點頭,這倒是。

任母後生的這對雙生子,性子可謂是兩個極端。

要麼太過調皮,要麼太過內斂,任母光是想想就頭疼。

可他倆雖然平時性子上是兩個極端,但分寸還是有的,總不至於讓人操心,就即便是闖了什麼禍,任自遇和任父撒嬌慣了,任父最後多半還是會原諒,若是牽連到了任自茗,他平時是個沉默寡言的,任父也為此頭疼,基本上他道句錯,任父什麼氣都消了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穿越:我在末世有個星際傳送門 狗皮膏藥的男人甩不掉 聖元道瞳 穿越:王爺我能開超市嗎? 善惡天穹 我靠播種成神永昌 一顆隕石,把我砸成了天選之子 原神:人在楓丹,我以凡軀建帝國 海賊:開局吃下力場果實 洪荒之璀璨人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