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一場不停息的雪(1 / 2)

加入書籤

「我的床鋪呢?」你問背對著你的醫生打扮的女士,「美麗的小姐,請問那個自稱桑博·科斯基的男人在哪裡?」

她看起來很意外,卻也沒說什麼,手上給傷者纏繃帶的動作都沒有停下,然後乾淨利落地打了一個結,之後才轉身看向你。

「我不知道,」她在坦然攤手,眉眼間帶著一點倦怠,「也許這些你應該去問你的同伴。」

她看起來應該是連續工作了很長時間,你看得到她眼底的青灰色,根據你的經驗來判斷,最起碼她有兩三天沒能正常休息了。

「他們應該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,還不知道怎麼稱呼,」你沉吟片刻,然後問她,「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?」

似乎是話題跳躍得有些快,醫生小姐挑了挑眉,然後才回答你:「叫我娜塔莎就好,嗬嗬,謝謝你的心意了。」

後一個問題她沒有明確回答,是在婉拒你,但你不在意,下床牽住醫生的手:「有事隨時來找我,我不會拒絕娜塔莎你的。」

這句話的含金量有多高呢?

如果你真的誠實守信,這句話的價值已經超過了雅利洛—Ⅵ本身,甚至足以與一片星係進行交換,即使如此,競價的人也會絡繹不絕,僅僅是想賭【財富】的傾心。

但可惜你和阿哈學了嘴裡跑火車,或者是你本來就嘴裡跑火車隻是在拿阿哈當借口——其實這兩個可能都沒區別——這句話就是分文不值,甚至換不來一碗宇宙大炒飯。

你此刻說著根本不著調的話,手卻與醫生的手交疊在一起。

醫生方才脫下為了防止感染的手套,沾著血跡的手套安安穩穩地躺在醫療廢物中,她的手勻稱修長,指節漂亮得簡直可以做成標本。

乾燥、冰涼,還有消毒洗手液的一點點殘留,本來是很冷冽刺激的味道,已經淡化成了一種似有似無的冷感芳香。

她垂下眼眸沒有看你,然後突兀地問了你一句:「你之前來過磐岩鎮嗎?」

【是否進入副本[永不停息的雪]?】

【[是] [確定]】

世界意識又跳出來作妖了,你看著再次定格的世界,決定看看這次祂想弄出來個什麼副本。

可有可無地點上了中間的空白處,然後兩個選項顯示同時被選中。

祂根本沒給你選擇。

[有什麼想和我說的嗎?]你問祂,[如果我真的想要拒絕,你不會希望看到那個場麵的。]

【這是你曾經的經歷。】

祂如此回答。

時間線回到你第一次來到公司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櫻花會繼續盛開 末世重生,大佬表示根本帶不動! 落筆為終 汙染 姐姐,你可以喜歡我嗎? 僵局【破局】 咒術界中的荒木莊 重生大佬失憶前,這一次我躺贏了 穿成惡毒女配後我將天下攪亂了 錯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