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章 女兒身(1 / 2)

加入書籤

曉之以理,動之以情,讓劉煜無法拒絕。

她道若蘅怎麼敢如此獅子大開口,原來是自已的身家盤纏早就被他扌莫透了,還裝模作樣不私貪自已的錢。

劉煜咬牙切齒,「說得好,成交,希望你們也可以提供相應的服務。」

那四張五百兩銀票劉煜沒要回。

「一千兩就當是我報救命之恩,房租費和醫療費、生活費就從剩下的一千兩裡扣,不足的先賒賬。」

反正她大概也住不了幾天。

至於契約,她並不想在上麵按下指印,留下指印就留下了線索,他日兩指印相較,或許有真實身份暴露的風險。

劉煜:「契約就算了,我會守信的。」

若蘅點點頭,給了薑憐兒一個眼神,並沒有多說什麼。

薑憐兒心領神會,牢記哥哥的教導。

女孩很活潑,聽劉煜同意暫留,錢人到手,高興非常,臉上愁容頓散,一臉狗腿模樣。

「姐姐放心,我將隨時為您提供最周到的服務。」

薑憐兒「嘻嘻」一笑,迅速將四張五百兩銀票重新塞回懷裡。

好開心啊,她抓到大魚了,她有私房錢了。

其實她一直有一個大大的心願。

她知道哥哥養她很不容易,這些年吃哥哥的,用哥哥的,薑憐兒也想攢一些錢,為哥哥減輕負擔,和哥哥共同經營這個家。

她知道哥哥不喜歡翠柳館的生活,也不喜歡彈琵琶來取悅那些達官富人,哥哥不喜歡的事情,她也不喜歡。

等壞人對哥哥的通緝結束以後,她們就可以開始新的生活了。

她想用這些錢,買一些花和小東西,仔細包裝了去集市上賣,錢生錢,她也可以養哥哥的。

她不想做一條被哥哥養的米蟲。

若蘅不知道薑憐兒在想些什麼,隻是無奈地看了她一眼。

小財迷。

劉煜沉默,她覺得自已好像被算計了,卻不知道是從哪一步開始的。

罷了,錢財乃身外之物,無所謂。

金銀細軟為酬,錢情兩清,如此最好,有的人天生謹慎,不願隨便定下契約,他隨她。

恩情什麼的,能量化就不要泛化,因為若蘅不喜歡麻煩。

最先起了私貪銀票想法的是薑憐兒,若蘅不知道憐兒想要錢乾什麼,其實他們是不缺錢的,未雨綢繆,若蘅一直做的很好。

可秉持著財不外露的原則,憐兒又小,他不想憐兒被人騙財,才告訴憐兒他們很窮。

除了最近幾個月確實是過得清苦些,以往凡憐兒想要的,且合理的請求,他都會滿足。

隻是孩子漸漸長大了,難免會有些自已的想法。

她想且合理,若蘅就配合她,並想了一個正當的理由,他可以是壞人,他的憐兒必須是好人,他可以唱黑臉,憐兒必須唱白臉。

隻是憐兒想謀人錢財的這種想法很危險,養孩子是一件細水長流的事情,不能疾言厲色,要循循善誘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救贖裡的暗戀 重生的花朵 寶蓮燈後傳之西海往事 穿成恨嫁花癡女後,和反派好上了 傅總的小嬌妻又害羞啦 詭雅異說 穿越黑袍:吾早已無敵 小師妹能有什麼壞心思 跳出圍牆的那一刻起 係統:宿主請按劇本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