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7章 兩個孤獨的靈魂在漸漸靠近(1 / 2)

加入書籤

偷窺被抓包,沈歲歲不好意思地笑了笑。

「我看那邊的海鷗呢!」沈歲歲伸手隨意指了一個方向。

這句話當然是編出來的,難不成要她告訴周斯年,她剛剛是在觀察他到底有沒有哭出來嗎?!

周斯年搖搖頭:「哪裡有海鷗?」

沈歲歲仔細一看,尷尬地把手放下來,同時還沒有忘記向周斯年解釋:「我今天沒有戴隱形眼鏡,看錯了,哈哈哈,看錯了。」

周斯年並不相信沈歲歲的話,但是麵上還是點點頭,「原來是這樣。」

「想聽聽我的故事嗎?」周斯年看著海麵,淡淡地道。

語氣中聽不出太多情緒。

沈歲歲眼睛一亮,好不容易壓下去的好奇心又重新冒了出來。

周斯年一聽沈歲歲的呼吸聲變重,就知道他猜中了。

不過,他也很難再找到一個合適的傾聽者了,有些話憋在心裡麵久了總是要發泄出來才好。

「我的父母算是商業聯姻。」

「我的父親是一個很會做生意的人,也抓住了當時房地產的風口。雖然一開始家裡隻是一個稍微有點資產,開了幾家連鎖商超的普通有錢人,但後來,我父親抵押各種不動產籌措了一些資產搞起了房地產,漸漸周氏集團就做起來了,我父親也因此成了京圈的新貴。」

「同一時間,我外公外婆家發生了一些事情,家裡企業被對家陰了一把,如果處理不好,整個陳家就會就此頹廢,他們需要很大一筆錢,但是,那個時候的陳家是大廈將傾的狀態,大多數人都不願意去淌這一趟渾水,而剩下的願意借錢給陳家的人開口就是要一半的股份,這一半的股份要是給出去了,陳家的企業就不再信陳了。」

「就在這個時候,我的父親帶著一大筆錢找到我外公,後來,我母親就嫁給了我父親,生下了我。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,我外公外婆覺得欠我母親的,也就容忍她後來所做的一切,包括在我兩個月大的時候遠赴國外去追逐她的舞蹈夢,明星夢。」

「生我之前,我母親是國內首屈一指的舞團的一員,她從小學芭蕾,也熱愛芭蕾給她帶來的掌聲和榮譽。但是,懷了我,她就有一段時間不能再跳舞了。恰巧那段時間,她們舞團前任首席要跳槽,空餘了一個首席的席位,所有人都虎視眈眈。但我的母親因為懷了我的緣故,隻能遺憾地錯過這次機會。」

「我有了記憶開始,她就一直是怪我的,怪我耽誤了她的職業生涯。」

「所以,我不怪她在出了月子之後就遠赴國外追夢,甚至,我也想要幫她實現她的夢想。所以,當我有了能力之後,大概也就十二三歲的樣子,我就開始用我的能力幫她實現她的夢想了。」

「大言不慚說一句話,我算是很多人口中的天才少年吧」,周斯年輕笑一聲,笑聲裡似乎藏著無盡的故事,淡淡的,但偶爾回憶那時的感覺卻也有些戳人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喜歡飛翔的掃帚的新書 都市修真之大隱於市 大秦萬年,誰讓他當始皇老師的? 燕子回來了 我擺爛庶女,你們給我撐腰乾嘛 明月為痣 魂穿大明,我真不想用屠龍術 四合院:棒梗偷雞,被我當場抓獲 海上求生:為了躺平我瘋狂內卷 第六個人的新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