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 66章 塗腳指甲油(1 / 2)

加入書籤

吃過晚餐,李麗被黎諾安排回家,開的是許陽給家裡新換的黑色邁巴赫。

人家剛放完產假就到公司上班,也是個寶媽為了生活奔波。

換過來。

許陽可沒那麼好運,黎諾幾乎一整晚沒給他好臉色看,凶神惡煞的像極了恐怖片裡麵不得寵的怨婦夫人。

回到家。

黎諾扭頭去了浴室,沒一會兒裡麵傳出淅淅瀝瀝的灑水聲。

她這短時間肚子都會不太舒服,按常理不應該碰水,奈何許陽今天遲到惹到她了。

在氣頭上的女人最可怕了,強脾氣一上來十頭水牛也拉不住。

浴室磨砂玻璃門很快爬滿一層水霧,照往常一樣,許陽會守在外麵一段時間。

以前是因為沒和黎諾建立起任何感情可言,她又是個倔脾氣,非要洗澡許陽也攔不住。

人家女孩子進去洗澡,他一個人啥事不乾現在門外,多少有點圖謀不軌的意思。

可現在不同了,黎諾除了沒給他生孩子,該給他的全都毫無保留付出了。

四五十分鍾時間。

黎諾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淋浴,裹著浴巾出來,剛染好的烏黑長發濕漉漉的,藕臂玉足部位裸露出一大片牛奶般雪白肌膚。

洗完澡的黎諾翻新了一樣,整個人身上的花香無比濃鬱充沛,細細聞著能嗅到一絲奶香。

許陽站在客廳茶幾前,越發癡迷著。

「傻愣著乾嘛?」黎諾提醒道,希望他懂點事。

「哦哦哦哦……我家老婆太好看了,我都迷糊了我。」

許陽醒悟過來,連忙背過身去到臥室拿來電吹風。

習慣了被許陽寵溺的日子,黎諾很自然半躺在沙發上,傳來酸脹的小腹緊緊擁躉著那個折舊的水史萊姆抱枕。

伴隨著熱浪從吹風機噴出,黎諾整片發絲在半空飄飛起來。

許陽蹲在一旁,時不時用木梳子梳理開被水花凝結的發條。

片刻功夫。

吹乾頭發,許陽拿出一根天藍色發帶紮起頭發,附帶上一個紅白小草莓發卡。

這是黎諾最喜歡的頭飾。

比起金銀鑽石之類的首飾,她更珍重被用久了的隨身物品,好似有了感情,不可割舍一般。

端來一麵鏡子,方便黎諾欣賞鏡子裡的裝扮,順便驗收一下許陽的勞動成果。

「咋樣咋樣?黎諾還滿意嗎?」

「氣消了沒?我今晚可是一個人在啃牛排,沒去打攪你們員工聚餐。」許陽一臉賤兮兮的表情說著。

「這就完了?想的倒挺美!」

黎諾指了指沙發上換下來的浴巾,又望著浴室,隨口而出,「記得幫我洗衣服,還有我那件黑邊吊帶又斷了,記得幫我縫一下。」

「要不還是扔了吧,咱們買件新的。」

許陽不止一次幫黎諾縫補那件黑邊白底吊帶,幾乎每隔一個月就要斷一次。

不是許陽偷懶嫌麻煩不給她縫,實在是這斷帶的頻率有點詭異。

真的可能是陪伴黎諾的年頭太久了,布料纖維都有點不堪重負,隨時可能徹底崩潰。

就算這次許陽給黎諾縫補好,保不齊她哪條穿出去突然斷了怎麼整?

那也不太安全。

「你們男孩子內褲不都是穿個四五年不舍得扔,我的小內內怎麼就不行?這件黑邊白底還是三四年前你買給我的。」

討論到這個話題,黎諾每次都是這個借口,每次都要重申一遍當年和許陽第一次相遇。

許陽當時啥也不懂,硬著頭皮到女士內衣店給黎諾大半夜買吊帶。

差點被當流氓趕出店。

回憶起來不禁一陣臉紅。

「你縫不縫?欺負我不會針線活是吧?附近小區正好有一家裁縫店,我今晚就坐輪椅去對麵。」

聽黎諾這個意思,這貼身衣物她明早就得看到它完好如初的躺在枕頭邊。

許陽隻覺得腦袋大了一圈。

此時。

黎諾異常認真。

挪動身體到輪椅邊上,手裡抓著斷了線的貼身衣物。

大有一種今夜要帶著她的唯一家當離家出走的意味。

「行行行!我服了你了!我給連夜給你趕工縫好,你別給我亂精神了。」

「腿腳不好還不給我消停一點,拿你沒辦法了!」

許陽雙手合十,做必須一個拜托的手勢,他是真怕了。

將黎諾重新從輪椅上,抱回沙發上躺著,許陽從密碼櫃子裡掏出一包零食,塞到她手裡。

解鎖的全程許陽時刻提防著,一點空隙也沒留出來,生怕被黎諾記下密碼。

以她的性子,看到零食甜點無異於饞貓守著閒魚過夜,一個沒看住,明早醒來估計密碼箱裡隻有幾包乾燥劑和空箱子。

到時候她又盜汗捂著肚子,說難受,順便生個大病。

許陽找誰說理去。

哢滋哢滋咀嚼著膨化薯片,黎諾算是安分了一點。

許陽找準機會,順勢從她手裡拿過那件有些年頭的黑邊吊帶。

右邊的黑繩吊帶斷了,和往常的情況幾乎一模一樣,從抹月匈位置的連接處硬生生炸線的。許陽靜靜地坐在沙發旁邊的小凳上,專注地檢查著手中的黑邊吊帶。

他的手指輕輕地摩挲著斷裂處,細心地觀察著每一個線頭。光線透過窗戶灑進來,映在他認真的臉龐上,勾勒出清晰的輪廓。

黎諾則悠閒地躺在沙發上,玩弄著手中的手機。

她的長發披散在肩上,微微彎起的嘴角透露著一絲俏皮。

「老公,你這麼仔細地檢查,是不是怕我穿著衣服時走光啊?」黎諾調皮地問道,眼神中透著一絲笑意。

許陽抬起頭,看著她那雙水靈的眼睛,微微一笑:「當然不是,我隻是想確保衣服牢固,畢竟是我親手為你縫製的。」

黎諾微微一笑,眼中閃過一絲感動。她知道許陽是真心關心自已,不僅僅是在乎衣服的質量,更是在乎她的安全和舒適。

「謝謝你啦,許陽。」黎諾輕聲說道,她的聲音帶著一絲溫柔和感激。

許陽搖搖頭,輕輕拍打著黎諾的腳背:「別客氣,這是我應該做的。」

兩人之間的氛圍變得溫馨而和諧,仿佛時間在這一刻停滯了。許陽繼續專心修補著黎諾的衣服,而黎諾則沉浸在溫暖的感激之情中,享受著這份被嗬護的幸福。

窗外的陽光逐漸斜射進來,投下斑駁的光影。一切都顯得那麼寧靜而美好,仿佛這一刻就是永恆的存在。

許小心翼翼拎起帶子兩邊,對著燈光檢查起來,看看有沒有其他地方需要針線加固。

鬼使神差,把貼身衣物對著沙發上的忙著啃零食的黎諾。

觀察起她那優渥飽滿的玉峰,圓不溜秋的。

他算是明白了為什麼每次明明縫了很多針,卻扛不住一個月就會斷了。

也怪難為戰損版的貼身衣物,承受了不該承受的波濤。

「縫衣服慢一點再弄,幫我弄一下腳趾頭唄,老公!」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咒回之我轉生成真人做好事這件事 刃傳 異體人復仇記 魔神地獄 加載論壇的末世鹹魚 這本訣別書,我想送給你 冷戾王爺日日嬌寵,婢子隻想保命 量子塵埃 冒牌師妹她很懵 網王:我被立海大網球部包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