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村醫(1 / 2)

加入書籤

第二天一大早,我像一隻鴕鳥般蜷縮在被窩裡,不願抬頭。

想起昨夜麵對蕭卿言,我最後還是忍不住落荒而逃。吹熄了燈,把自已埋在被子裡,頭都不敢抬起來。蕭卿言倒是沒有追問,隻是在睡前,我依稀聽聞他輕聲說道:「淺淺,辛苦你了。」那語氣似乎是帶著無限的溫柔繾綣,讓我抓著被子的手心,都有些莫名發癢。

這扮作縮頭烏龜的舉動並未能持續太久,很快便被門外傳來的吳嬸的呼喊聲所打破:「阿言小夥,淺淺丫頭,快起床了!」

我應了一聲,緩緩坐起身子。蕭卿言慵懶地睜開雙眼,幾縷淩亂的發絲垂落在他臉龐,一個大男人竟然顯得整個人清爽可人。

他嘴角含笑,悠然坐起身來:「淺淺,早啊。」那聲淺淺叫得格外熟絡,仿佛真跟我熟識多年一樣。

我微微頷首,然後起身,準備從他身旁跨步而過。他他突然伸出一隻手,拉住我的腳,一臉人畜無害:「淺淺不跟我道一聲早嗎?」

我看著他眼中滿含期待,仿佛我們真是剛私奔出來的小情侶,在一個劫後餘生的早晨,等待著對方的問號。

我無奈地張了張口:「王……」那句「王爺早啊」還沒說出口,他那隻抓住我腳踝的手卻緊了緊,以此表達不滿。

我不得不換了稱呼:「阿言,早。」

他露出得逞的笑容,也一瘸一拐地起身。

我們走出房間,吳嬸招呼我們到院子裡的石桌上坐。她端出來兩碗麵,熱情地說道:「來,嘗嘗我的手藝。」

吳嬸似乎因為昨晚跟我交談過,放下了戒心,今日對我們的態度非常熱情。我和蕭卿言坐在石桌邊,吃完吳嬸的鹽水麵。

吃完後,我拿著碗到了廚房正準備洗,吳嬸看到了皺了皺眉,小聲對我說:「你一個大小姐哪裡會洗碗,你既然是舍棄身份跟著他,可別被他拿捏了。」說完,她沖著院子裡的蕭卿言喊道:「阿言,快來!你怎麼讓你家娘子來洗碗來了。」

蕭卿言一瘸一拐地走上來,他就算是外出從軍也從來沒洗過碗,礙於身份不能暴露,還是耐心對著吳嬸道:「是我的錯。」又走上前,拿走我手裡的碗說:「娘子讓我來吧。」

吳嬸對著我擠眉弄眼地笑了笑,拉著我出了廚房,給我交待禦夫之道:「這女子若是不會拿捏人,可是要被人欺負的。你凡事別自已受著,得多使喚男人,這男人才會聽話。」

我配合地笑了笑,想著蕭卿言哪裡會做這種事,別把大嬸的碗給摔了。轉身看了兩眼,還是對吳嬸說道:「那我去看看他,別把碗洗壞了,他腳還傷著呢。」說完,拍了拍吳嬸的手,又往廚房跑去。

吳嬸看著我的背影,無奈地跺了跺腳:「這姑娘心眼太實誠了,早晚要被小夥欺負了去。」

我走到廚房一看,蕭卿言已經拿著布準備洗碗,我忙走過去,接過他的碗,說道:「你不會洗,我來洗吧。」

蕭卿言一晃神,碗就被我搶走,問道:「難道你就會洗了?」

我笑了笑:「我可是在莊子上長大的,什麼活兒不會?」

聽了這話,他卻搶過我手裡的碗,語氣有些不悅:「你本就不該會。」他說完不再看我,隻是笨拙又堅定地洗好了兩隻碗,然後遞到我手上。

吳嬸又在外喊道:「淺淺,趕緊把阿言扶出來,大夫來了。」

聞言我趕緊扶著蕭卿言出去,想必是昨天吳嬸說的赤腳大夫來了。那赤腳大夫上了年紀,頭發和胡子都有些泛白,身形有些胖,人倒是笑眯眯看著很和善。

我扶著蕭卿言坐下,對著大夫說道:「大夫,阿言他被歹人刺傷了腿,我不懂醫術,隻是略微包紮了下。」

白胡子老爺爺笑眯眯地說道:「老夫也不是什麼大夫,隻是一介農夫。年輕時學了個皮毛,這村子裡住得近,他們圖個方便讓我幫著看些小病罷了。來,把傷口給我看看吧。」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凹凸:洛雨歲榆 我難道很賤麼 渺無音訊 不急,正在路上 喪病的偽裝 真摯且熱烈 農家小女爆改當朝皇後 末世異獸之神話起源 鈺瑩炎塵 在廣州流浪睡kfc的日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