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真相背後(1 / 2)

加入書籤

戲樓裡的千相戲咿咿呀呀唱著。

小六要了些茶點和一壺清茶,在角落裡坐著聽了幾句,這才覺出唱的是相柳。

講得是相柳此次收復誇父國的事情,當然戲劇唱得有些魔幻,小六聽著聽著,忍不住低聲笑了起來。

眼角掃過一角青綠,小六再抬頭的時候,塗山璟已經站在了自已眼前。

塗山璟笑得溫潤如水,「玟兄,好久不見!」

小六怔了片刻,這才記起自已此時用得是玟小六的臉,而洛書當年在塗山府曾站出來替塗山璟說過話,兩人自然是認識的。

小六並不想與塗山璟有過多交集,尤其前世糾糾纏纏,生生死死,小夭見他總有些愧疚。

小六抱拳一笑,「竟是塗山公子。」

塗山璟問:「幾年未見,玟兄怎麼來到了誇父國?」

「我跟著防風兄走南闖北,這幾日恰好在誇父國落腳。」

塗山璟「哦」了一聲,「防風兄也在?」

小六有些後悔將相柳也拉了進來,正在思索要怎麼回答時,防風邶黑著臉從門口走了進來,「我在這裡。」

塗山璟見到防風邶很是高興,「我正想邀請你和玟兄吃頓便飯,你就來了。」

防風邶靠著小六坐了,一手搭著小六的肩膀,一手將她眼前的茶一飲而盡,「不必了,我們今晚就要離開。」

茶杯與桌子發出沉重的撞擊聲。

塗山璟看了防風邶一眼,見他臉色不佳,想是有什麼煩心事,遂即起身告別,帶著靜夜和幽蘭離開了。

防風邶一直目送塗山璟離開,才將搭在小六肩膀上的胳膊拿了下來,沒好氣得往嘴裡塞著茶點。

小六被他幼稚的舉動逗笑,「怎麼,吃塗山璟的醋?」

防風邶哼哼兩聲,將茶點丟回盤子裡,「什麼茶點,難吃死了。」

小六抱著防風邶的胳膊,眯著眼睛問道:「你是不是監視我?怎麼每次我一跟塗山璟見麵你就出現了。」

防風邶推開小六,冷聲道:「大庭廣眾,眾目睽睽,兩個大男人摟摟抱抱成何體統!」

小六嘖舌,「我可記得,你跟我種下情人蠱的時候,我還是玟小六。」

言下之意很清楚,相柳在小夭還是個大男人的時候就愛上了她,如今倒是嫌棄起自已男人的身份了。

防風邶臉比夜色還要黑,嘴硬道:「那又如何?」

小六倒上茶咂了一口,吊兒郎當地說:「我可是去見過巫王,知道這情人蠱脾氣刁鑽古怪。」

防風邶嘴角抽動了一下,沒有說話。

小六擱下茶杯,撐著桌子歪頭湊到防風邶眼前,看著他深邃的眉眼倒映出自已的臉,「我很好奇,當年這樣的一張臉,你是怎麼愛上的?」

防風邶那雙深邃的眸子像是打翻了硯台,墨色翻湧,氤氳繾綣。

怎麼愛上的?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紅線下的攻略係統 葉羅麗之千韓在這裡是個萬人迷 重生之我不做肥婆 怪談:輪回的直播 靈氣復蘇:我以長劍斬神魔 穿越後我一心向民絕不戀愛腦 十六歲少年的故事 禦獸,看我移山填海 重生娛樂圈一代歌後 異界製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