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葬禮(1 / 2)

加入書籤

[今天早上八點,通往南城的一條高速公路遭遇塌陷。截至目前為止,已有40人死亡,29人受傷。青竹集團繼承人匆匆回國,董事長顧明決先生疑似遇害。想要進一步了解現場資訊,請持續關注多多新聞]

「什麼破公眾號,天天發這些有的沒的」陳韜一臉晦氣地滅掉手機,接著跟好不容易約出來的自已好兄弟一起哥倆好地吃烤串。

剛出爐的羊肉串上麵還撒了滿滿的辣椒麵,陳韜鼻子微動地去吸吸香味,一手一串也沒管燙不燙,斯哈斯哈地大口吃肉。

相對於他狂放的吃法,坐他對麵的江憶南倒是吃的文靜了一些。在陳韜點進公眾號的時候,他也側頭一起看了。

等人屏幕都滅了,江憶南還是沉默地吃手上的烤肉。魂不守舍的樣子看得陳韜都嘖嘖不已,不是他陳韜吹,作為江憶南的好兄弟。要不是十年前,那煩人的蕭念念摻了一腳。估扌莫著現在他的好兄弟老婆孩子都有了,還犯得著一直保持著長相思的消沉狀態麼。

又是一大口肉,燙的陳韜趕緊給自已倒了一杯水,拿手給嘴巴呼呼扇風,有些大舌頭道:「江、江哥,不是我說你,你都單身多久了,現在你苦戀的人也回國了,還打算就一直這樣單著?」

江憶南瞥了他一眼,依舊不說話,倒是放下了手上的烤串,拿起另一邊放的啤酒給自已倒了一杯。

看他悶不作聲那樣,就知道還是老樣子,陳韜嘆了一口氣。他剛準備飲下第二杯水,餘光中卻注意到了街邊那輛顯眼的銀灰邁巴赫。

「我去!真奢華哈,這配色,絕了!」陳韜先是震驚了一波,後麵理智又拉回來了,他不解地撓撓腦袋跟好兄弟說道:「江哥,我們這小鎮還有這種富豪嗎?」

生怕人沒看到,陳韜特意給人指了一下方位。江憶南順著他指的方向看過去,漫不經心地看了一眼低調且奢華的豪車。抿了一口酒,正打算收回視線的他緊接著瞳孔一縮。

「哢嚓——」 | 「我天,江哥你沒事吧!,你杯子怎麼忽然掉了啊——」

完全忽略了周邊的一切,此刻江憶南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剛從那個車下來的人身上。猝不及防搞了這一出,等陳韜滿頭大汗地找燒烤店老板要了一包紙巾回來,就看到他家好兄弟一直盯著一個方向不動。

真奇怪,一輛豪車江哥又不是沒在車行見過,那輛車有那麼好看麼,陳韜想不通於是也跟著抬頭去看。

結果,就看到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再次回到了這裡。

「我去!林枕?!——」

一收到噩耗就匆匆回國的林枕穿著一身黑西裝,回到了南城準備送父親的最後一程。落葉歸根,按照她父親的說法,又或許帶著其他的目的,林枕剛下飛機就通知何叔派人直接接她回南城。

剛下車的她似是聽到了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林枕下意識的偏頭去看,卻沒發現有人在叫她。

「唔唔唔——」

陳韜被人捂了嘴,拉到了一個死角,眼睛瞪的大大的。江憶南緊張兮兮地盯著遠處的人,察覺到對方沒有看到他們才鬆了一口氣,不自覺地手也跟著放鬆了下來。

沒了掣肘,陳韜重獲說話自由。他恨鐵不成鋼地推了好兄弟一把,「江哥你怎麼這麼慫!心心念念的人這回可不是在屏幕裡了,而是出現在你眼前了。你怎麼能無動於衷呢!」

「你不懂。」江憶南搖搖頭道。

說誰不懂!陳韜聽到這話險些原地跳腳,他——陳韜,好歹高中也談過幾次戀愛,總比眼前這個啥也沒談過的黃金單身漢好。

不就是十年前那場誤會,導致倆人越走越遠了。

要他說解鈴還須係鈴人,問題得從根源找才行。不過似乎有一個問題被他給忽略掉了,是什麼來著,陳韜拍拍腦袋試圖以這種方式回想起來。

江憶南壓根沒管旁邊在發神經的人,他站在角落,陰影掩蓋住了他的存在。眼睜睜地看人再次上車,啟動車輛離開了這裡,他的心裡忽地有些失落。

就在此時,他的好兄弟猛地一拍腦袋。終於想起來自已忘記了什麼事情,陳韜著急忙慌從兜裡拿出手機,翻開剛瀏覽過的公眾號,懟到江憶南麵前道:「江哥!林枕這次回來該不會是給她爸送行的吧!——」

——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其他相关阅读: 轉職人生,我轉職成靈活就業 深淵救贖:我們的約定 穿越仙俠劍我為歐陽家最強後人 我的異世忠犬男友 變形金剛之曲奇 魔道係統:文明華夏竟全是魔修! 錯過人生 被欺騙的總是朕! 啟稟萌新大人,大佬們又打起來了 懷念小老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