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集體偷看沐浴(1 / 2)

加入書籤

蘇舜卿回到國公府的當晚,用過膳後,蘇德和李桂寧就拉著她左看右看,就像看不夠一樣。

蘇德眼中滿是慈愛和驕傲,忍不住誇贊道:「卿兒,這些年在山上修行,你不僅學識大增,連容貌也更加出眾了。看看這眉眼,這肌膚,真是國色天香啊!有你這樣的女兒,真是我蘇德的福氣!」

李桂寧在一旁也笑著附和:「是啊,卿兒,你真是越來越美了。看這小臉兒,白裡透紅,真是讓人舍不得嫁出去。」

蘇舜卿聽到這話,心中頓時警鈴大作,連忙問道:「父親,母親,你們這是什麼意思?為何突然提到嫁人?」

蘇德神情有些尷尬,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:「卿兒,你也到了適婚的年紀了,我和你母親商量了許久,覺得該為你物色一個好人家。你看,上到王公貴族,下到世家大族,皆是不錯的選擇。」

蘇舜卿一聽,嚇得連連搖頭,臉色瞬間變得蒼白:「不,不行!我不想嫁人!」

李桂寧溫柔地勸道:「卿兒,嫁人是人生大事,父母都是為你好。你放心,我們一定會為你找到一個品貌俱佳的人家。」

蘇舜卿心中暗暗叫苦,她有一千年後的記憶,想到自己要被嫁人,甚至要和男人親密接觸,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。

她堅定地說道:「父親,母親,我現在隻想在家陪伴你們,暫時不考慮嫁人之事。」

蘇德和李桂寧見她態度堅決,也隻好作罷,但心中還是不免有些失望。

當天晚上,蘇舜卿支開丫鬟後,獨自褪去衣裳沐浴。她走進浴室,溫暖的水霧彌漫在空氣中,整個國公府的圍牆和屋頂上已經有好幾個穿著夜行衣的人在等候了。這些人得知蘇舜卿回京了,第一時間竟然跑來偷看她洗澡。

幾人心照不宣地打了幾個招呼,其中一個低聲說道:「老李,你可聽說了,蘇小姐可是國色天香,今天總算有機會一睹芳容了。」

另一個人嘿嘿笑道:「是啊,老張,咱們可得小心點,別被發現了。」

當他們看到蘇舜卿那如雪一般的肌膚時,幾人頓時摒住了呼吸,眼中滿是驚艷之色。就在這時,蘇舜卿突然轉過身來,眼中閃爍著冷冽的光芒,輕笑道:「幾位覺得小女子的肌膚還入得了幾位的24K鈦合金狗眼嗎?」

幾人還沒反應過來,異口同聲地回答道:「蘇小姐的肌膚真是美若天仙,真是讓人陶醉!」

其中一個人甚至當場念起了打油詩:「蘇家小姐貌如花,肌膚勝雪美如畫。夜來偷看驚魂魄,心中隻願做情郎。」

其餘幾人也不甘落後,紛紛開始賣弄其才華。他們的眼神中閃爍著競爭的火花,似乎誰也不願在這場贊美蘇小姐的比賽中落於人後。隻見一人越過幾人,頗有傲視群雄的氣概,竟然當場作了一首詞:

「雲鬢花顏,玉肌冰肌,天上人間難比擬。皓月當空,星辰失色,隻為伊人一笑傾。」

這首詞不僅字句優美,意境深遠,還充滿了對蘇小姐的深情贊美。聽到這首詞,眾人不禁為之動容,紛紛點頭稱贊。隻可惜這麼好的詞對蘇舜卿來說就像是在對牛彈琴。

蘇舜卿冷笑一聲,眼中閃過一絲不屑:「幾位好雅興,不過你們若是再不走,可別怪我不客氣了。」

幾人這才意識到偷看蘇舜卿洗澡被發現了,頓時感到大為窘迫,感情蘇舜卿這是早發現他們了,在耍他們呢。

老李搓了搓手,尷尬地笑道:「蘇小姐,我們隻是開個小玩笑,您別當真。」

其中一個人結結巴巴地說道:「蘇小姐,我們……我們隻是路過,絕無冒犯之意。」

蘇舜卿冷冷一笑,眼中閃過一絲戲謔:「路過?你們幾個大男人穿著夜行衣,爬上國公府的圍牆,隻是為了『路過』?」

老張臉色一變,趕緊賠笑道:「蘇小姐,我們……我們真的是無心之舉,還請高抬貴手。」

就在這遲疑的功夫,房間裡的蘇舜卿卻不見了,幾人都沒看到她是怎麼消失的。老張隻覺得旁邊有點陰冷,下意識地轉頭看去,隻看到一雙玉足站在他旁邊,抬頭一看,竟然是蘇舜卿。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女生相关阅读: 三國遺孀傳 帝落紀元成帝 無道即有道 驚!我從末世胎穿古代 妄想命運 回到她的十六歲 業主全都不是人 重生老鼠,他們都叫我瘟疫之王 我身體裡的神明大人 被繼母讀心後,我發家致富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