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異空間(1 / 2)

加入書籤

「雪絨花~雪絨花~」

一陣清脆的歌聲驀地傳來。

歌聲所在處是一片光亮之地,四周無比黑暗,當中一個男人席地而坐。

男人蓬頭垢麵、胡子拉碴,約莫三十來歲,身上衣著破舊,褶皺不堪。

「清晨迎著我開放~」

歌聲是從男子右手的手機上傳出來的,那是一個保存在手機中的視頻,視頻中一個清秀脫俗、活潑可愛的小女兒正認真唱著歌。

「爸爸,爸爸,我唱的好聽嗎?」

小女孩的聲音玲瓏剔透,蜿蜒流轉,動人心弦,催人清醒。

「當然了,親愛的,在唱了862次之後,你終於對了一次,哈哈~」

聽到自已的聲音,中年男子沒來由的悠悠的嘆了一口長氣:

快兩年了,自已被困在這個該死的地方,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出去?

轟~轟~嘭~嘭~

這時又是一陣突兀的聲音傳來,男子好像已經習以為常了,竟是毫不動容。

「QTG之後,來到這個莫名的地方不到兩天就已經破了戒。

原因無他,這時一個詭異的地方,除了自已待著的這個地方,有著一絲的光亮,而這光亮竟然不知道從哪兒照射過來的,因為若是你抬頭往上看,目之所及,依舊是一片黑暗。

這完全超出了物理的範疇,沒有光源怎麼可能有光亮,可偏偏光亮就是存在,這光亮甚至沒給自已留下任何影子。

同時在這裡他感受不到冷熱、感受不到飢餓、感受不到疲勞與困意,男人甚至一度認為自已死了。

可在一次壯著膽子離開這處光亮後,他遇到了那個巨大聲音的來源,並且受了不輕的傷回來了,至於怎麼受傷的,據男子後來回憶說:一旦踏入黑暗,四周就突然出現了無數的大手,那些大手相互爭奪著想要抓住男人,幸好力氣不是很大,不然男人在第一次嘗試後就已經回不來了,不過那些大手還是在他身上留下了深一道淺一道的傷口。

那種傷痛的感受是真實的,於是男人篤定自已沒有死,隻是來到了一個特別的地方。

至於怎麼來的,男人已經記不起來了。

於是在接下來的不知道多長時間裡,男子離開光亮之地嘗試了無數次,想要離開這個詭譎恐怖的地方,結果可想而知。

不過也不算是沒有收獲,在嘗試了不下十次之後,他得到了一把短斧,斧子是不知名金屬打造的,隻有1尺大小,而且是忽然出現在自已手上,就好像原來自已就拿著一般。

憑借著這把斧子,男人離開光亮之地向前走了不下百步,直到遇到了那個「轟~嘭~」聲音的來源。

男子至今想起初次碰到那個聲音怪物時,仍然不寒而栗,滿心惡心。

那個聲音怪物全身布滿了令人作嘔的粘液,而且時不時的從口器中傳出「轟~嘭~」聲音,由於靠的比較近,男人全身被那聲音掃過,就好像掉進了無比寒冷的深淵,那惡心的粘液帶著刺骨的冷意,闖過自已皮膚每個毛孔,那種撕裂感,每次都讓男人疼的暈過去。

不過男人一直沒有放棄,一次次失敗,一次次嘗試,直到嘗試了一百次之後,他得到了現在手中的手機,當然也是毫無征兆的出現自已手裡。

手機不但是真的,而且是自已的手機,從密碼到相冊裡的照片,和自已記憶中的一般無二。

可拿到手機後,男人遲遲不敢點開手機裡的視頻,直到當下,這已是拿到手機後又嘗試了數十次之後,才鼓起了勇氣。

「爸爸,你要加油哦!」

「爸爸,男子漢是不能哭鼻子的喲!」

↑返回頂部↑

書頁/目錄

本章報錯

都市相关阅读: 業主全都不是人 重生老鼠,他們都叫我瘟疫之王 我身體裡的神明大人 被繼母讀心後,我發家致富了 開局成為莊園領主 多子多福!無限重生從撿校花開始 那年夏天,我飛出深淵 師姐我的任務又又又失敗了 方舟飛升馴服史前巨獸當坐騎 吾名軒神